江美的心像少女一样雀跃。 她的丈夫是炼钢公司的工程师,奉命去协助开发中国家的技术,单身去非洲中部已经整整二年。 现在能马上见到丈夫,想到丈夫,心里就忍不住的高兴。 现在有五十多名日本人和丈夫一起在那里工作,现往公司终於答应家人可以前去团聚。 喷射客机非常舒服,一直吵闹的孩子们也开始睡觉。 原来客满的机舱自从过曼谷后就看到有空位,有团体旅客在曼谷丁飞机后,上来的旅客只有两个男人。 半夜里大家都把灯光暗下来,大部分旅客已经睡觉。 江美除飞机里没有几名日木人的不安以外,心里充满能见到丈夫的喜悦,根本无法入睡。 “请问,要去哪里呢?”突然听见男人的声音,江美回头看。 可能是中途上来的两个男人之一,很胖的身材露出笑容。 “对不起,看到没有几个日本人,心里感到不安,不由得想和你打招呼。”这个男人做出一面笑一面抓头的动作。 “我要去非洲中部,因爲是第一次去外国……也感到不安。”江美露出和蔼的笑容。 “我可以坐往你旁边吗?我叫石黑。”石黑说完就坐往江美铃座。 “是一个人吗?” “不,孩子和我一起来的,我们是去我丈夫那里。”江美露出兴奋的表情。 “哦!那麽已经几年没见到你先生了吧?嘻嘻嘻,一定无法忍耐。” 江美露出惊讶的表情看石黑。 “我是说,你有这样的身体和丈夫离开,性欲一定无法解决。我看你有很美的屁股,我来替你解决性欲吧!”石黑的口吻完全改变,眼里露出淫邪的光泽。 江美脸色大变。 “你说什麽……唔……”还没说完,就被不知何时,偷偷来到背后的石黑的同夥用手堵住嘴。 江美想拉开时,她的手反而被抓住。 “不要叫她喊出声音。川边!你把她抓紧。” “唔……” (救命啊……江美拚命的叫,可是她的嘴被那个叫川边的男人压紧,嘴里只露出轻微的哼声。 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种地方会受到暴徒的袭击,江美感到特别惊慌。 “尽快干了吧。”石黑的身体肥胖,但动作意外敏捷,骑在江美腿上。 “唔……”爲推开男人拼命挣扎的大腿,反而使石黑産生性感。 石黑的手里出现锐利的匕首,刀刃压在江美的脖于上,冰凉的金属感使江美全身畏缩。 “你若乱动,就要用这个东西了。”石黑充满威胁的口吻,使江美産生绝望感。 石黑一手拿匕首,一手解开江美上次的钮扣。 “唔……”江美仰起头,解开上衣钮扣就露出乳罩。 匕首进入内个碗罩间,乳罩立刻分成两半,成熟女人的乳房立刻暴露出来。 在屈辱中颤抖的乳房有说不出的可爱。 匕首放在乳头上控制江美的反抗,石黑又稍许擡起屁股,伸手向上拉裙于。 “唔……”石黑好像听到江美的哼声觉得很爽,手上用力,一下把裙于拉到腰上,从透明裤袜看到下面的纯白三角裤。 “嘿嘿嘿,这个三角裤真可爱啊!”石黑透出阴笑,刀尖顺着三角裤边缘滑动,把三角裤和裤袜一起拉起来,用匕首割断,变成一块布的乳罩和三角裤落在地上。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被强奸的恐惧超过羞耻,江美的四肢拼命挣扎。 “果然和我想的一样,她的身体真不错。”石黑的眼盯在丰满大腿根上有黑毛光泽的阴毛。 “石黑,不要只顾看,快一点干吧!再有三十分锺空中小姐就要巡视了。”用双手控制江美的嘴和头部的川边,在后面笑嘻嘻的说。 扭动丰满肉体拼命狰扎的动作,反而使石黑産生强烈欲望。 “这个女人相当泼辣,难得遇到这样值得干的女人。”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 石黑的手从自己的屁股下拉出江美的一条腿,抱起来擡在肩上时,江美开始丰满的摇动身体。 (要强奸了……救命啊……江美的身体前后摇动。 这时石黑又擡起另一条腿,立刻就插进去。 没有前戏,也没有爱抚。 “唔……啊……”江美发出更大的哼声,从大腿到屁股开始抽搐。 (啊……老公……原谅我……江美的脑海里出现丈夫的影子。 这两年来,每天只想到亲爱的丈夫,没有一点不轨的行爲。 没有想到,就在将要见到丈夫的时候……石黑好像感觉出江美的感受,更残忍的抽插。 用双臂控制江美的双腿,石黑的双手抚摸乳房,粗鲁的揉搓。 弯曲的身体还在扭动,被石黑扛起来的双腿在空中踢,但毫无用处。 “唔……” (啊……决来救我,不要这样……江美从石黑猛烈的动作中感觉出自己的官能开始骚痒,更增加狼狈的感觉已经有二年时间没见到丈夫,好像要弥补这二年的空白时间,肉体不顾她的意志,自行反应。 (怎麽会这样……不要……江美的抵抗迅速减弱。 “好久没干到日本的女人,还是最好。”石黑看到江美的肉体敏感的反应,心里也感到惊讶。 因爲女人肉洞里的黏膜好像要把他的阴茎吸入更深的地方。 “好极了。这种女人真少见。”川边好像在后面忍不住,把嘴压在江美脖子上。 “因爲离开丈夫很久,她的反应真激烈。这也难怪,她有这样好的身体。”石黑在江美耳边这样说,同时在抽插的动作上更用力。 江美仰起头发出哼声,石黑的动作好像田径选手的最后冲剌。 (啊……被这种男人……羞死了……已经被逼到这种样子的江美发出性感的哼声,掉入官能泥沼里。 很硬的东西深深进入的感觉,使江美想到两年前的丈夫。 丈夫在那天夜晚,好像舍不得离开江美,非常激烈的要求,江美只是回想起来,身体里就一阵骚痒,两年来从来没有忘记过那一夜的情景。 可是现在被两个暴徒强奸这在里,深处産生的骚痒感却和那一天晚上相同,甚至於有过之而无不及。 只因爲两年没有和丈夫性交,身体就会这样敏感的反应吗?……江美爲自己身体本能感到悲哀。 当男人各侵犯两次,一切都结束时,江美好像失去神智一样,用空虚的眼光看着舱顶。 “你的滋味太好了。你好像性欲受到压抑,刚才非常高兴的样子,但未免也太激烈了。” “这个不能怪她,因爲她的身体这样成熟。这一次的旅行一定非常美妙。” 石黑和川边好像很满足的彼此看一眼,发出笑声。 “你可以告诉空中小姐或者警察,一定会变成世界性的大新闻,报上会登出“美丽少妇在飞机上被轮奸。旅客还有安全吗?”嘿嘿嘿,不知道你丈夫知道了会做出什産样的表情?” “如果送到法院审判,你被强奸还有性感反应的事都会被说出来。就是我们插进去时你还高兴的扭动屁股。” 江美紧张的看着石黑,美丽的眼睛快要流出泪水。 “你们简直是野兽。”虽然这样说,可是被他们强暴时,自己身体有强烈反应的事实是无法消灭,江美低下头开始哭泣。 “你是无法从我们手掌逃出去了。” “我们能遇到这样好的女人、运气真不错。” 听到江美的啜泣声,男人们发出愉快的笑声。 快要能见到丈夫的爱的旅程,一下子变成悲哀羞耻的旅途。 两个男人已经占据江美后面的座位,只要有机会,就伸手抚摸江美的身体。 假装和江美说话,坐到江美身边,伸手进入没有内裤的裙子里抚摸。 江美感到恐慌,从裙下进来的空气,使她随时都想到没有穿三角裤的下半身要穿上三角裤……虽然这样想,但要换洗的衣服在行李箱理,行李箱是托运的,因此一直到目的地是没有办法穿三角裤。 大概机里没有其他日本人的关系,江美的儿子正志已经和那两个男人相处得很好,不知道妈妈已经掉在羞辱的地狱里,高高兴兴的坐在石黑腿上玩要。 石黑对孩子非常温柔,使江美好像看到变态者的双重人格。 “小弟!下面是沙漠,那里都是沙子。” 正志听到后,立刻从机窗向下看,在朝阳照射下,形成浅红色的沙漠。 “妈妈,下面都是沙子。”正志第一次看到沙漠,兴奋的对坐在后座的江美大叫。 江美虽然对儿子露出笑容点头,使她根本说不出话来,因爲川边的手,伸进裙子里抚摸大腿。 “不要这样!”江美从裙子上压住川边的手。 那种像毛毛虫的感觉,实在无法忍耐。 “我要大声叫了!” “你敢叫吗,连昨晚被轮奸的事都不敢说出来。现在孩子对你说话,你就站起来回答吧!”川边拧一下江美的大腿,然后露出得意的笑容。 江美知道川边一直想摸她的屁股,可是只好站起来,弯下上身靠在前面的椅子上,看着孩子说。 “正志,沙漠在哪里?” “妈妈快看,只有沙子,其他什麽也没有。” 江美抚摸孩子的头,同时咬紧牙关,拼命忍耐快要喊叫出来的声音,因爲川边的手在裙子里从大腿摸到丰满的屁股,手指还顺着屁股沟滑动。 “不要这样……你是野兽!”江美怕别人听到只好压低声音哀求。 男人的手在屁股上抚摸的淫秽感,使江美腰以下的肌肉猛烈缩紧。 川边肥胖的手像水蛭一样紧贴在屁股上。 屁股的肉受到揉搓时,江美的身体就会颤抖。 “唔……”江美咬紧牙关不要使自己发出声音,屁股忍不住向左右扭动。 “求求你,不要这样……” “嘿嘿嘿,你说不要,但身体在要求。看,这样的话身体就表示高兴了。”州边的手指进入屁股沟里向深处浅入。 昨晚受到蹂躏的花园已经湿润,使川边更高兴。 “啊……那样……唔……”江美巳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肉体,好像一次就要填补两年的空白。 一旦燃烧起来的肉体,没有办法静下来,只是昨夜被强奸,身体就会有这样敏感的反应吗? 川边感觉出自己的手指摸到蜜汁,一面观察江美的脸色一面使手指更深入。 江美突然觉得州边的手指离开花园后,就进入屁股沟里摸到作梦也想不到的地方,“啊……啊……”江美忍不住发出尖叫声。 原以爲只是排泄的器官受到怃摸,江美感到恐慌,其他乘客一起转过头来看江美,可是看到站起来的江美握孩子的手,以爲是开玩笑,就恢复原状。 这时候川边也吓一跳,露出苦笑,在心里想,大概刺激得太强烈了。 “妈妈,你怎麽了?”孩子好像不放心的回头看。 “没有什麽,只是看到沙漠感到惊奇。”江美的额头冒出冷汗,勉强挤出这样一句话。 川边只是在江美叫的时候缩回手指,又继续在江美的肛门上抚摸。 江美闭上眼睛拼命忍耐,下半身忍不住颤抖,全身出现鸡皮疙瘩。 “嘿嘿嘿,我还以爲你要说出被轮奸的事。嘿嘿,不过,你的屁眼真好。”川边的手指在肛门上抚摸。 “饶了我吧……不要了……”江美用快哭出来的声音说。 “嘿嘿,相当柔软了,真受不了,好极了。”川边得意的想把指尖塞进去。 “啊……不要……”江美无法忍受,坐回到座位上。 全身僵硬,本能的缩紧身体。 江美的身体突然坐到川边的手上,川边不得不急忙离开。 “你随便坐下,以后要好好的整你。”不得不停止玩弄肛门,川边用不高兴的口吻说。 “川边,大白天的不要弄得太凶。”石黑回头看川边说。 “小弟,你现在到后面叔叔那里玩。我要和你妈妈谈话。” 石黑把正志抱到川边腿上,然后拉江美的手∶“坐到我旁边来吧,轮到我疼爱你了。” 到埃及的开罗机场,江美才脱离男人们的手。 要在这里换飞机,晚上九点锺起飞。 这段时间,江美在机场旅馆的大厅消磨没有看到那两个可怕的男人。 (恶梦巳经结束了,快忘记吧!江美不断这样告诉自己,可是泪珠不断的流出来。 这时江美突然发现一直坐在身边的儿子不见了。 “正志!正志!”江美急忙寻我儿子。 “妈妈!妈妈……” 江美看到儿子高兴跑过来的样子才放下心。 “正志,你去哪里了?” “他给我买这个东西。”正志高兴的举起手里的骆驼布偶。 “是谁买给你的?”江美眼里出现不安的神色。 “就是那个叫石黑的叔叔。” 江美脸上立刻失去血色。 (怎麽可能……那些男人应该在开罗下飞机的,不在这里……“正志,不可以随便拿人家的东西。真的是那位叔叔吗?” 江美露出不相信的表情,听说是石黑买的,就觉得不高兴,想从儿子手里取走布偶。 “难得小弟高兴,你怎麽可以抢走。” 突然听到石黑在背后说,江美回头看到可怕的石黑和川边。 “你们……怎麽会在这里?”强烈的恐惧使江美嘴唇颤。 “嘿嘿嘿!不会那麽简单放过你的。” “现在要陪你去非洲中部,我们要去维多利亚湖。”男人也压低声音说。 江美双腿颤抖,几乎不能站稳。 石黑过来轻轻搂抱江美说∶“也给你准备好礼物了。” “礼物……” “对,完全适合你的体物,一定会高兴得很。”石黑露出残忍的冷笑,从口袋里拿出皮球上有棒状的东西∶“你知道这是什麽东西吗?” 不用问也能猜想是一种淫邪的器具。 “……” “嘿嘿嘿!是一种浣肠器。在日本国内是看不到的,但在这里是浣肠的常用品。” 石黑压下有一百瓦灯泡大小的皮球部分,从长达八公分的管嘴喷出空气。 江美感到寒冷,可怕的预感使她双腿颤抖。 (爲什麽给我浣肠器……难道是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“我不要那种浣肠器。”江美脸色已经灰白。 “你看得出来吧!把这个管嘴插入你的屁股洞里,把皮球里的液体挤进去。这不是完全适合你丰满屁股的礼物吗?”石黑一面说,一面从裙子上抚摸江美的屁股。 “你敢那样……野兽……”江美的嘴唇颤抖。 “我已说过很多次,你随时可以找警察。因爲丢脸的是你自己。 嘿嘿嘿!今晚有这个东西,你就会很快乐了。”石黑一面说,一面不停的抚摸江美的屁股。 “你不是人!” 可是女性的本能实在很可悲,一直被抚摸的屁股,和她心理想的完全相反,已经産生火热的骚痒感。 江美搭乘的飞机从开罗向南非,在夜空中一路向非洲中部飞去。 江美不安的向四周看,有些乘客已经开始睡觉。 这时候已经十点,江美在心里祈祷时间就此停止。 因爲十三点以后,坐在后座的男人就会开始行动。 想到这里,江美就感到恐惧。 江美在脑海里出现石黑给她看的可怕浣肠器,不知道多少次想向经过旁边的空中小姐求救,但每次想到丈夫会伤心,江美没有采取行动。 (啊……绝对不要浣肠……江美握紧抱着骆驼布偶睡觉的孩子的手,拼命克服心里的恐惧感。 (老公……快来救我……江美对自己的敏感身体感到可怕,因爲遇到淩辱也会有反应。 心里有一千个不愿意,但就像不是自己身体一样産生强烈性感,江美哭着不停的喊叫丈夫的名字。 机舱里的灯暗下后一段时间了。 【人妻肛虐记】2 “江美……江美……” 江美听到压低的男人声音,回头时看到川边一面笑一面向她把手,江美的身体立刻开始紧张。 (啊……救救我……给我勇气吧……江美紧闭眼睛,向丈夫求救。 “你不肯听话吗?”石黑好像感到不耐烦,用力抓住江美的手臂,然后拉到自己那一排最靠窗边的座位,让江美坐下。 “你准备好了吗?嘿嘿嘿!” 石黑放倒椅背,吓得江美几乎要尖叫。 “求求你……饶了我吧……”江美用哀求的眼光看着石黑,希望他不要做出淫邪的事。 江美的这种模样,使石黑感到震惊。 因爲那种样子更恼人,等於是在男人的欲火上加油。 准时出来巡视的空中小姐看一眼江美,露出笑容点头。 在她看来,大概是一对恋爱的情侣。 “你要做什麽……”江美无力的摇头,好像知道有什麽命运在等着她。 空中小姐走过去后,两个男人用熟练的动作开始行动。 距离下一次的巡视有四十分锺,一切要在四十分锺内完成。 “啊!你要做什麽!” 江美的双手被扭到背后,有金属的手铐铐在江美手上。 “今晚的事比较辛苦,怕你乱动。” 石黑把江美的上身推倒在自后倾斜的椅背上,立刻拉起江美的裙子。 “唔……不要……”丰满的大腿在空中踢二、三下,然后弯曲夹紧,好像要隐藏什麽东西,不过双脚被石黑抓紧。 “你想叫就大声叫,到时所有的乘客都会醒来看你,知道你被轮奸后会更惊讶!”川边从后面伸过头来说。 江美的声音立刻变小∶“啊……饶了我吧……” 趁这个机会,石黑用撕破的裤袜分别绑在江美的脚踝上,然后把另一端交给在后座的川边,川边开始拉裤袜,同时石黑抓住江美的脚踝向上擡。 “啊……不要这样……”江美摇头哀求。 现在男人们准备要她采取的姿势,就是和昨天夜里是一样的。 随着向后拉的裤袜,江美的双腿擡起形成倒八字。 好像知道哭泣只会使两个男人更高兴,江美用含泪的眼睛瞪向石黑∶“你们对待女人这样……不是人……是野兽!” “色情是不分国境的。现在你这样倔强,马上就会痛快得哭泣了。” 石黑在大腿根上亲吻着,在那里慢慢的向下舔。 这时候江美的花园已经打开门,“卡”一声,手电筒亮了。 在这刹那,江美的屁股猛烈弹动。 “不要看,不要看那种地方……”江美开始疯狂的扭动屁股。 “看得真清楚,真新鲜,太美了……” 石黑的眼光盯在大开门户的花园上。 大概江美和强烈的羞耻感拼命抗拒,从喉咙深处挤出吟声,乌黑的阴毛随着颤抖。 石黑用手拨开阴毛,摸到里面的阴唇上。 “啊……呜……”江美尖叫的同时,屁股又弹动。 石黑用手指享受颤抖的肉感,把花园的门户向左右分开。 “啊……不要那样……” 石黑好像是检查自己奸淫过的地方,开始慢慢抚摸。 “原来你已经有性感,淫水都流出来了。”石黑发出笑声。 “不要说……不要说了……”江美很狼狈,自己的肉体竟然会有这样敏感的反应,这样的秘密被对方知道,使江美有点慌张。 “原来你是很喜欢这样的,嘿嘿嘿!” 用手指在里面的肉壁上摩擦,捏住偷偷露出头的粉红色肉芽。 “唔……啊……”蜜汁就像决堤一样不断流出。 “真是妙极了,从来没见过这种样子。而且无论是顔色或形状都是上好的,不像生过孩子的样子”石黑好像着迷似的用手抚摸。 “石黑,快一点,我还在等呢!”听到川边催促的击音,石黑不得不收回手背。 “好吧,那麽就开始瞄准这个地方了。”手里尖碰一下爲屈辱而颤抖的可爱菊花蕾上。 “不要那里……不要碰那里……”江美的脸颊火热通红。 那里被看到……这样想到时,心里就産生强烈羞耻感∶“不要看……不要看……” 敏感的神经受到火热视线的刺激,像遇到电流一样强烈反应。 就是亲爱的丈夫也没有这样从正面看过,也没有让他摸过。 “你的屁股真可爱,叫人受不了。” 手指碰一下,肛门就紧缩,江美想起昨天受到川边玩弄的情形,身上立刻冒出鸡皮疙瘩,大腿不停的颤抖。 可是江美还没有发觉,在这种感情的深底已经有追求男人手指的骚痒感开始萌芽。 “顔色很美,加上屁股的形状好,真是漂亮极了!”石黑在很像菊花蕾的褐色皱纹上慢慢揉搓。 “啊……羞死了……”江美拚命摇摆通红的脸,已经没有办法张开眼睛,鼻翼不断的起伏。 石黑这时手指上感到菊花蕾微微隆起,不由得吞下口水。 “已经差不多了。” 石黑伸出手,川边把浣肠器放在他的手掌上。 橡皮球里大概有二百,手掌上有重量感。 “现在终於要浣肠了。”石黑故意擡起头看江美的表情。 “不要!不要那种事。”紧闭眼睛的江芙,听到石黑的话,立刻回到现实。 慢慢张开眼睛,脸色变成灰白色。 (在这种地方……浣肠……就是死了也不要……“你不想要,就喊救命。大家知道你这样被浣肠,一定会很高兴。”石黑伸出舌头舔浣肠器的管嘴。 “饶了我吧……不要浣肠……呜……”江美发出低沈的哭声,把沾满眼泪的脸颊压在椅背上。 连想到男人性器插入感的东西慢慢侵入,那个是有八公分长的管嘴慢慢的进入。 “不要啦……啊……不要吸……” 石黑的手指开始压扁橡皮球,比想像更可怕的感觉,使江美的屁股颤抖。 “浣肠的滋味好不好?” 石黑转动深入的管嘴,同时继续用力压迫橡皮球,江美能感觉出甘油液“吱噜吱噜”的进来。 (啊……进来了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“呜……啊……”江美发出绝望的啜泣声∶“不要弄了……饶了我吧……不要了……” “刚进入一半,剩下的,川边,就给你弄进去。”石黑和川边换位置。 “啊……不要……” 管嘴又深深的插进来。 可是,川边没有立刻注入浣肠液,他是不断的用管嘴在肛门里进进出出。 “唔……不要这样……快一点弄完吧……” “嘿嘿嘿!看你好像很满意的样子,竟然开始催促要快一点。” 江美对折的肉体向上移动∶“不是……羞死人……” 川边开始在手上用力,江美立刻感到肚子里産生膨胀。 “嘿嘿嘿!你这时候的表情真性感。”石黑看着江美说。 “唔……快一点弄完吧……” “说来说去,还不是全部都吞下去了!”把浣肠液完全注入后,川边慢慢拔出管嘴,发出淫笑声。 “啊……难过死了!快让我去吧!” 甘油液完全进入直肠里,使江美感到内脏快要爆裂。 强烈的便液马上就要冲破关口。 ************“喂,有人来了。”石黑急忙说,立刻解开捆绑江美脚踝的裤袜和手铐。 “啊……厕所……”江美拱命忍耐快要喷射的便意,弯着腰跑进厕所。 (这样的地狱也到明天爲止,忍耐吧……江美想到下午就能见到的丈夫,在心里哭泣。 黄昏时刻到达目的地,就能摆脱这两个男人,现在江美的心里只盼能早点到达目的地。 江美恐惧自己的肉体会顺应男人们的玩弄,所以要尽快脱离他们。 再忍耐一下……可是命运的齿轮竟然很讽刺的开始倒转。 飞机遇到猛烈的沙暴,不得不回退开罗。 加上飞机引擎的故障,从开罗的出发延后一个小时,再次有可怕的夜晚向江美伸出魔掌。 在飞机上江美就发觉凝视它的视线就非常紧张,不是石黑和川边的视线。 紧张的看过去时,有阿拉伯人笑嘻嘻的看着江美,大概是从开罗上来的。 江美一直觉得有人在看她,原来是这个阿拉伯人。 江美又産生就的恐惧感,如果现在石黑等人又强迫要求可耻的事……全身都热起来。 川边大概疲倦,在后面的座位上发出声。 可是,石黑好像看透江美的心事,突然说∶“你不要发出声音,要听我的话。” 江美的表情立刻紧张,“求求你,今天晚上饶了我吧……”江美用快哭出来的声音哀求。 “放心吧,今晚是不会的。” “?”听到意外的回答。 可是石黑那种人,不可能什麽事都没有。 石黑一面抚摸江美的屁股说∶“但你要做一件事。” 果然不是会平白放过江美的人。 “要我做什麽……” “那里不是有阿拉伯人在看你吗?好像对你有意思,你就用身体去诱惑他,要给他抱。” 石黑的要求几乎使江美吓昏过去。 要用身体诱惑陌生的阿拉伯人,而且是像奴隶商人一样有可怕面貌的男人,还要像妓女一样的给他奸淫。 江美软弱无力的摇头∶“求求你,不要我做那种事……我不要……” “不要也没有关系,但今晚还要浣肠,就在他的面前。嘿嘿嘿!在诱惑阿拉伯人和浣肠之间,你做还择吧!” “那……”江美说不出话来。 强烈的恐惧感使她的双腿颤抖,再三哀求还是会落入羞耻地狱里。 江美的身体已经确实地体会过,绝望感使江美无力的垂下头。 “你要选哪一种?再拖下去就要浣肠了,今晚要注入昨晚的二倍。” “不,千万不能浣肠……” “嘿嘿嘿!不要浣肠就去诱惑,要照我的话去做。” “知道了……”江美无法阻止自己身体颤抖,脸色苍白,脸颊在抽搐。 (只有今晚,忍耐过去……忍耐到明天。 在那以前就当自己已经死了吧! 江美做了悲哀的决定。 “你先把腿露出来,把裙子自然撩起。嘿……那个阿拉伯人看到你的腿会很高兴。” 江美紧紧闭上眼睛,深深叹一口气,像认命似的照石黑的话做。 翘起二郎腿,然后好像裙子自然向上移动的把裙摆拉到大腿根附近,立刻露出没有穿裤机的光滑大腿。 虽然闭上眼睛也能感觉到阿拉伯人的火热视线射在腿上,江美全身火热。 “很好,就是这个样子。现在要假装照顾睡觉的孩子,把屁股转向他那边。然后,就像自然撩起裙子一样的露出屁股。”石黑的话毫不留情的剌在江美的心上。 “饶了我吧……我做不到那种事。” “不要废话,你是想浣肠了吗?”石黑从椅缝之间露出浣肠器的管嘴,压下橡皮球,让风喷射在江美的脸上。 “啊……”江美发出悲哀的呻吟声,扭动屁股的同时,拉起裙子。 江美知道石黑也在看露出一半的丰满屁股,这样子显得非常淫糜。 “那个阿拉伯人把脖子伸得很长,还露出快要流口水的表情。也不能怪他,因爲看到的屁股是这样丰满漂亮。” 江美知道被看到,就觉得屁股的双球开始火烧般的热起来,花园里也开始湿润。 (怎麽会这样……江美对自己的身体过份敏感觉得害怕。 “现在要转向那个家夥。”石黑用命令的口吻说。 江美的肉体慢慢转向阿拉伯人的方向,暴露出来的大腿还在顾抖。 “看着他,要笑,要色情的笑。然后慢慢分开双腿,这样他就以爲你在诱惑他,会立刻跑过来,你就乖乖的让他奸淫,大腿要尽量分开。” 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我快要羞死了。” “你不听话,就用这个浣肠器让你尝一尝更羞耻的事。” 石黑的话使江美放弃抵抗。 江美擡起快哭泣的脸,只好做出尴尬的笑容,大腿也慢慢向左右分开,大胆的程度让江美自己都感到惊讶,就好像不是自己的身体。 看到阿拉伯人贪婪的视线,就从花园溢出蜜汁,同时涌出火热的骚痒感。 拼命地想克制自己的性欲,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这是成熟女人悲哀的本能。 (我怎麽会这样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心里拼命否认,可是身体火热的感觉愈来愈强。 阿拉伯人知道江美没有穿三角裤,刹那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,然后看江美的脸,当发觉江美尴尬的笑容和痴痴的眼神,就先东张西望,当确定那个笑容是对自己,就站起来向江美走过来。 阿拉伯人把江美抱起,让她背对着自己骑在大腿上坐下,然后立刻把手伸入裙子里,在江美耳边悄悄说话。 现在的江美当然不可能听懂他在说什尘。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江美能感觉出自己的肉壁好像迫不及待的缠绕在阿拉伯人身上。 阿拉伯人的手指插入后,在江美的肉洞里慢慢活动。 江美的脑海里不再有屈辱或羞耻感,只是任由自己的肉体漂浮在情欲的波滔里。 几分锺后,江美第一次在外国人的手指玩弄上,疯狂的扭动身体哭泣。 走出飞机,立刻有热风迎面而来。 从飞机走下去,看到在海关的窗边站着亲爱的丈夫时,江美抱起孩子不顾一切的奔跑过去。 紧紧抱住丈夫,立刻大声哭起来。 “江美,你怎麽了?” “没有什麽……只是看到你太高兴了。”江美一面哭,一面好像要确定似的又抱紧丈夫。 “不要傻了,我就站在这里啊!不会再离开你的。”丈夫户张拿出手帕擦拭江美脸上的泪珠,露出温柔的笑容。 江美在丈夫的背后看到露出淫邪笑容的石黑和那个阿拉伯人,又开始紧张。 (如果,石黑向丈夫这边走过来……江美産生强烈恐惧。 可是石黑和来迎接的十几个黑人在一起,没有走过来的动静。 不久后,对着江美露出好像有特别意义的笑容,和那些黑人坐车走了。 那样纠缠不放的石黑,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坐车走掉了,反而使得江美感到疑虑。 (石黑怎麽可能就这样放过江美?还有,那阿拉伯人爲什麽会和石黑一起行动? 江美把脸紧紧靠在丈夫的怀里,好像这样就能消除心里面的不安。 (一切都结束了……只要我忍耐……只要我……这样,就不会让心爱的丈夫伤心,能维持幸福的家庭……江美不断这样告诉自己。 丈夫开车到达的地方,是在维多利亚湖畔有白色围墙的原亮西洋式的独立家庭,好像在外国电影里看到有宽大的绿色庭院。 “我想你会喜欢,一家三口加上女佣,不是正好吗?” 江美抱住用得意口吻说明的丈夫∶“亲爱的,我太高兴了。” 江美回想起刚才的那种情境,淋浴时好像要把石黑的污辱洗去一样地仔细洗擦身体。 (我不能让这样爱我的丈夫伤心……补偿被奸淫的方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要比过去更爱丈夫。 江美下决心后,爲丈夫把自己的身体洗乾净。 江美在裸体上围上一条浴巾,想早一点得到丈夫的爱,消灭可怕的回忆。 可是,走出浴室的刹那,江美几乎吓死。 年老的女佣满脸鲜血的倒在走廊的地毯上。 “哇……快来啊……亲爱的!”江美不顾一切的冲进卧室,可是卧室里有更可怕的情况等着她。 “啊……”江美发出尖锐的哭叫声。 看到石黑和川边笑嘻嘻的站在那里,江美向后退,双腿在颤抖。 “原来你去洗澡了,难怪没有看到你。” 在石黑的四周有七、八个黑人手拿来福枪站在那里。 有一个枪托上有鲜血,可能是刚才的女佣流下的血。 “你这是做什麽……”江美顺着墙向后退。 “看你的这种样子,大概想和丈夫痛快一番。嘿嘿嘿!”川边发出淫笑声。 丈夫被绳子捆绑,倒在川边的脚下。 “啊……他们对你怎麽样了?” 江美忘记自己身上只有一条浴巾,想跑过去时,一下就被石黑拦腰抱住。 “他只是被打昏而已,很快就会醒过来的。”丈夫的额头有血。 “亲爱的……”江美拼命的呼叫丈夫。 (你快来救我,不然我就……我就……果然,他们不是轻易肯放弃江美的人,(一定还会受到淩辱……想到这里,就忍不住大声喊叫丈夫。 “你放心吧,在你肯听话的时候,你丈夫是安全的。当你不听话时,她就要和那个女佣排列在一起了。”那是惊人的话。 “还有,在楼上睡觉的你儿子,也要和老爸相好的睡在一起了,但永远不会醒过来。”川边用来福枪瞄准户江的头说。 “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!”江美绝望的号啕大哭。 “我们在飞机上是真痛快。还忘不了你高兴哭泣的模样。 尤其浣肠时那种陶醉的表情。 嘿嘿嘿! 现在是不是想浣肠想的屁股都热了?不过,你也真好色,和阿拉伯人做出像妓女一样的事,然后还要像没事似的要和丈夫睡觉。” “好像做过浣肠的关系,她的屁股更性感了。” 【人妻肛虐记】3 两个男人口口声声的用淫邪的话语取笑江美。 那些黑人们也瞪大眼睛,好像很稀奇的看江美。 江美的脸颊立刻通红,从她的身后,能看到充满肉感的丰满屁股。 “你的身体真剌激啊!”川边抱住江美的屁股前后摇动。 “不要……不要说那种话。”江美拼命大叫,在飞机里发生的事,好像恶梦一样又出现在眼前。 “你们对我又要做什麽?” “不用装傻了,男人要求女人的只有一件事。” 虽然知道,但这样清楚的说出来,还是会使江美紧张。 (果然是如此……“要钱的话……给你……所以不要再纠缠我了。”江美虽知没有用,但还是这样哀求。 “我们有钱,想要的是你的身体。” “……”江美说不出话来。 可是猛烈摇头后立刻开始挣扎反抗,现在只有先逃走,如果再受到淩辱,就没有脸见丈夫了。 江美更害怕自己的性本能,在飞机上是那样敏感的反应,如果再受到玩弄,会在不知不觉中肉体开始反应,还会要求石黑等人。 绝不能发生那种事。 “刚开始是想打发时间。但你的身体太好了,让我们迷上了,要恨就恨你自己的身体吧!”石黑冷笑一声,一拳打在江美的肚子上,江美的身体立刻倒下。 石黑把昏迷的江美轻轻地抱起丢在床上,川边用手抓住包围江美肉体的浴巾时,兴奋的手指在颤抖。 已经干过一次的女人,但像第一次一样的兴奋,围绕在四周的黑人们也兴奋得目瞪口呆。 用力拉下浴巾,有夫之妇特有的丰满肉体立刻出现在面前。 形状美好的乳房,在顶点有粉红色的乳头。 从丰满屁股到大腿的美丽曲线,只是看在眼里就会兴奋的射精。 石黑翻转江美的肉体使她俯卧,然后拉起双手分开绑在床栏杆上。 川边把化妆台的小椅子拿来放在江美的肚子下,江美发出低沈的哼声。 江美这时候形成高高擡起屁股的姿势,“唔……唔……”压在椅子上的痛苦使江美回复意识,微微张开眼睛,想活动身体才发觉自己已经被捆绑,紧张地张大眼睛。 “啊……这是干什麽……”江美发现自己赤裸的被捆绑,发出悲叫声。 “她的身体就是很美,尤其是屁股,简直无法形容。” 石黑用手掌打江美的肉丘,立刻出现红色手印。 江美的双腿猛踢,黑人们笑嘻嘻的压住。 “不要这样……放开我……” “可以放开你,可是你知道我们要做什麽……还是绑起来的好。” 石黑在屁股上抚摸,黑人们好像也要享受似的在雪白的大腿上抚摸。 “真是美丽的屁股,像法国的女人。看到这样的屁股,怎麽不浣肠呢?” “什麽!浣肠……”屁股被石黑揉搓,江美文发出哭叫声,心上出现恐惧和羞耻。 “不要……不要浣肠!”江美摇头哭叫。 想起在飞机里被浣肠时的样子,江美就快要昏过去。 管嘴深深进入肛门时的那里令人快要疯狂的感觉,浣肠液“吱噜吱噜”注入时的会冒出鸡皮疙瘩的感觉,都记忆犹新。 “你只听到要浣肠,屁股就热起来了。嘿嘿嘿! 好像你的体质适合浣肠。放心,有足够的时间给你浣肠,就在你丈夫面前。” 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江美听到后立刻大声哭泣。 “嘿嘿嘿,听说要浣肠就高兴得哭了吗?用这个浣肠器,你会哭得更痛快,今天要把你的身体调教成忘不了浣肠的身体。”石黑一面准备浣肠,一面愉快的大笑。 “尤其你浣肠时的表清实在好性感,我都快要射精了。”川边一面说一面和黑人一起把江美的大腿向左右分开。 “饶了我吧!不要啦! 不要浣肠……”江美扭动着趴在椅子上的雪白肉体哭泣,有如散发出芳香的恼人双丘随着她的哭声左右摇摆。 “她的屁股实在叫人受不了。”石黑把两个肉丘慢慢向左右分开。 “啊……不要……太过份了……”露出菊花蕾。 “不要看……不能看……”江美的哭声愈来愈激烈。 “嘿嘿嘿!你的屁股眼真漂亮。 这样缩紧是怕难爲情吗?可是马上就要张开了。” “有这样美妙肛门的女人,真是很少见。”川边一面看一面说∶“你知道这是什麽吧?这是毛笔,要用这个给你摩擦。”川边拿着一枝很粗的毛笔在江美面前摇动。 “啊……不要……饶了我吧……”江美咬牙切齿,脸颊在床上摇动,就好像有蛇在身上爬,全身好像被电流击中。 毛笔尖在屁股沟里活动,江美皱起眉头,嘴唇在颤抖,“唔……”江美发出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。 “这样好不好?” 川边手里的毛笔在肛门上摩擦,江美的哭声从哀号变成抽搐的啜泣声∶“啊……饶了我吧……”像梦呓般的哼着扭动屁股。 “啊……” (千万不能够有性感……亲爱的……来救我吧……想起在飞机上的那种感觉,整个下体开始火热骚痒,不由已的扭动下半身。 就在这时候丈夫醒过来,“住手!你们要对江美做什麽!”突然大声怒吼,瞪大愤怒的眼睛。 “还要问做什麽吗?现在要特别疼爱你太太的屁股,嘿嘿嘿……” “住手!不准动江美!”拼命摇动被捆绑的身体。 “啊……亲爱的……哎呀……”听到丈夫的声音,江美疯狂的挣扎。 可是,川边手里的毛笔没有停止活动。 “你们快住手……千万不能这样对待江美!” “啊……亲爱的……”丈夫的声音使江美回到现实里,发出呕血般的声音,可是那种痛苦也快要被毛笔带来的强烈官能掩盖。 被毛笔尖摩擦的菊花蕾,就像火烧一样的炎热,“啊……”江美发出分不出是喜悦还是痛苦的哭声。 “敏感的肛门就有这个好处,很快就会有反应。嘿嘿嘿……” “住手!我要杀了你们!”丈夫的脸爲愤怒的痉挛。 “你不用这样叫,不久以后,你太太就会主动的说要死了,或杀了我吧!”川边笑着说,同时笔尖在菊花蕾上继续摩擦,目的是消除括约肌的抵抗。 “你们不是人!我一定要杀了你。” 石黑一拳打昏户张,用布把嘴塞住。 “嘿嘿嘿,你老婆是我们的了。现在要浣肠,调教成离不开我们的身体,现在让你仔细参观自己老婆浣肠的样子。” “唔……”户张的脸露出愤怒的表情,只能从鼻孔发出哼声,江美紧闭眼睛啜泣。 石黑把户张拖到最能看清楚江美屁股的位置,然后在眼皮上贴上胶布,让他没办法闭上眼睛。 眼前看到两年没见的江美的屁股和大腿,那是他真心爱过的肉体。 川边看一眼户张,露出得意的笑容,用一只手在江美的括约肌的四周推出,想把毛笔尖塞进去。 “啊……唔……快来救我……”江美发出痛苦的声音。 在熟悉女人身体弱点的川边玩弄下,江美只好不断的扭动全身,散发出性感。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 “好像有性感了,肛门也松了,可以开始浣肠。” 川边用手指尖在微微隆起的肛门上摩擦。 “啊……不要……求求你。”江美一面叫,一面扭动屁股。 石黑拿来巨大的玻璃制浣肠器,在江美的耳边说了几句话,江美摇头表示不愿意。 “你老公的生命完全看你了。” 听石黑这样说,江美哭起来∶“拜托你……给我……” “你要用更大的声音说。”石黑抓住江美的头发用力摇动。 “求求你……给我浣肠吧……”江美费很大力量才说出来,可是石黑把江美的脸拉起来说∶“你不要小看我,要说正确。” “求求你……我江美想要浣肠,想得身体骚痒……所以今晚给我浣肠……快一点……”江美说完就大声哭泣,可是她的哭声让人联想到有性的喜悦。 江美的丈夫户张不忍看下去,把脸转开,可是有一个黑人又把他的脸转向江美。 这时候,浣肠器的管嘴插入江美的屁股里。 “啊……唔……”江美发出尖叫声,也是江美向石黑表示投降的哀歌。 【人妻肛虐记】4 在非洲原始森林的深处做宿营地,石黑躺在吉普车上,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。 警察是不会追到这里来,对石黑来说,非洲的动乱造成许多三不管地带,是最好的藏身地。 江美发出的悲叫声,一直留在石黑耳里,觉得像美妙的音乐,闭上眼就会想到江美美丽的肉体。 昨天晚上,就是把来非洲找丈夫的江美捆绑起来,在她丈夫面前淩辱。 现在这个美丽的女人在他的手掌里,绝对不会放走这个女人,要让她尝到更多羞辱。 石黑慢慢擡起头,看到红红的营火,夥伴川边和黑人佣兵。 在营火后面,大概是准备菜饭,江美穿着白色上衣和蓝色裙子,脚上穿长筒靴,看起来很美。 可是双手像奴隶一样栓上铁炼。 “川边,把女人带过来。”石黑擡起上身,坐起来说。 听到这个声音,江美立刻紧张起来。 江美是最厌恶石黑,可是,无论多麽反抗,结果她的身体还是産生欲火,不得不屈从。 身体不听她的意志,自然的会有反应。 “你穿蓝裙子很好看,看起来像小姐一样,但是不适合淫荡的女人穿。嘿嘿嘿,我来修改一下吧!” 石黑从口袋里拿出弹簧刀,好像要享受江美恐惧的模样,把上衣钮扣一个个慢慢割掉。 “不要啦,不要折磨我了……”知道说也没有用,但还是忍不住要哀求。 同时,也没有反抗,因爲她不能反抗。 在石黑的吉普车后面,心爱的丈夫和儿子被关在动物用的铁栏里,这还是靠江美拼命哀求石黑,不然石黑要把他们两个人杀死,所以现在不能引石黑生气,只有任他摆布。 没有钮扣的上衣分开,因爲不准她穿内衣,所以立刻露出乳房。 石黑把上衣摆从裙子里拉出来,在肚脐上打结。 “嘿嘿嘿,这样就性感多了。还要修改裙子。” 石黑在江美前面蹲下,从裙下向上割破,割到大腿根附近,然后向四周割。 这样一来,把三分之二的裙子割下来。 “嘿嘿嘿,你还是露出漂亮的大腿较好看。”把裙子改成迷你裙的石黑,发出淫邪的笑声。 “在裙子加上横方向的裂缝会更有性感。”川边在旁边说。 “好!还有,要把头发梳高。” 石黑在江美的迷你裙上割开缝。 这时候,江美在屁股上感到石黑的手指,不得不扭动屁股,因爲石黑不准她穿三角裤。 江美把头发梳高,用发夹固定,“这样太美了。”从江美身上发出艳丽的性感,使男人们发出惊呼声。 江美的样子很像女豹,难怪石黑也感到惊讶。